李商隐600首诗中最烂的一首有人不信是他写的却句句令人向往

诗歌到了晚唐,星光黯淡了许多,而李商隐的出现对此时的唐诗来说无疑是一种幸运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李商隐独树一帜,开创了唐诗的新境界。

李商隐的诗朦胧却绝美,特别是爱情诗更是缠绵悱恻、婉约动人。他写下了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、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、“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”等大量脍炙人口的诗句。而后世对他的评价也是相当高的,连诗魔白居易都成了他的头号粉丝。那么这样的李商隐有没有不受肯定的诗呢?有的!比如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这首《春宵自遣》。

这是李商隐平生600首诗作中的“烂”诗,对于这首诗,清代文人纪晓岚的评价是:“亦浅率无味,大似后人写景凑句之诗”。这样的评价可谓相当直接而又不留情面了,说这首诗没有味道,甚至不信是他写的,认为写景时完全是在凑字数。当然纪晓岚这种说法自然也遭到了不小的质疑,那么这首诗到底写得如何呢?

《春宵自遣》唐.李商隐地胜遗尘事,身闲念岁华。晚晴风过竹,深夜月当花。石乱知泉咽,苔荒任径斜。陶然恃琴酒,忘却在山家。

这是一首五言律诗,此时31岁的李商隐闲居山中无聊写下了这首诗。诗的题目为“自谴”,可见这首诗本意就是为了图自己一乐,所以写起来自然是信手拈来,并不讲究,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,全诗才会在如此清新淡雅,句句令人向往。

诗的首联,开篇就够直率。因为身处景色宜人的胜地,让诗人忘却了凡尘的纷纷扰扰,只觉得身心悠闲,让人念起岁月的美好。诗人用“遗”和“念”两个动词,写出了景物与自己的联系,令人感同身受。

而接下来中间的两联,则是写景,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春夜宁静的山景。晴朗的夜空下,风儿吹过,竹林发出沙沙的声响;夜深了,月光如水,照得花影婆娑。此时乱石中的山泉水仍在流淌,幽咽的声响传到耳边;我顺着山路望去,只是弯曲的小路上,布满了苔藓。

在这幅夜景图中,诗人仅用了20个字,共写了风、竹、月、花、石、泉、苔、径共8种景物,而且每一种景物都并不是单独存在的,它们之间被4个动词联系起来。而这“过”、“当”、“知”、“任”4个动词,也是颇为传神的,特别是后两个字更是暗含诗人闲适的心境,洒脱而又灵动。最后一联以抒情落笔,诗人在山中抚琴饮酒,为山水所陶醉,竟忘记了自己是在山中。

纵观全诗,虽然纪晓岚说它写得浅率有一定的道理,但不可否认正是因为全诗够质朴,所以才够清新和自然,也最适合在心烦意乱时来读一读。就算论写诗的水准来说,虽然无法与李商隐其它经典相比,但诗句层层递进,构景传神灵动,也算得上是一篇写景的佳作,说它在凑句确实有些过了。大家觉得呢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