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兔子撬动大产业!探索城市转型的背后如何焕发“新生机”

央广网萍乡4月29日消息(记者 胡斐)照料4头能繁殖的母猪,12头肉猪,每隔2至3小时,给家中代养的180只肉兔投料、添水,这便是吴小李一天的主要工作。

现年42岁的吴小李,家住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金山镇第9村民小组,因为罹患侏儒症,身高仅1.3米。44岁的丈夫黎裕明,因为年幼时的一次事故,腿脚长年不太利索。

夫妻俩同属二级肢残,再加上孩子们还处于求学阶段,全家生计全靠残疾人补助金支撑。近些年,吴小李和丈夫进入当地的金祥出口花炮厂务工。此后,企业淘汰退出后,夫妻双双失业。

为了帮助吴小李家走出困境,当地政府把她和丈夫,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,资助进行危房改造,并为孩子提供助学金。生性要强的吴小李,不愿长期享受政策照顾,在家养殖母猪和肉猪。2020年6月起,又尝试代养肉兔。

“公司繁育的奶兔,33天断奶后在我这代养,每批共180只。兔苗、兔笼、疫苗、饲料和技术指导,全由公司免费提供。代养40天后回收,按5元一只结算。”吴小李说,“每年代养8批,增收7200元。既不耽误我养猪,还能免费学到养兔技术。”

吴小李口中的公司,全称是上栗县鑫农兔业发展有限公司。这个投资1700余万元的龙头企业,由原昌亿出口花炮厂改造而成。目前,该公司已建成12栋大型养殖车间,存栏法国伊普吕等品种的种兔5000余只,年出栏商品兔30余万只。

上栗是中国重要的花炮主产区之一,高峰时期拥有1057家花炮生产企业。因为行业准入门槛的逐步提高、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,上栗先后有一大批花炮企业退出。仅在2016年以来,上栗便累计淘汰落后花炮企业342家。

“上栗的花炮工人,文化程度普遍偏低,且以‘4050’女工为主。”上栗县农业农村局局长柳腾介绍说,“落后花炮企业淘汰退出后,原有厂房闲置,还产生2万多名富余劳动力,给全县的产业转型和乡村振兴带来冲击。”

为了破局,上栗县在毗邻湖南浏阳的金山镇,率先建设赣湘合作产业园,全力发展电子信息、装备制造“双首位”产业,引导符合企业用工需求的富余劳动力到园区务工。同时,通过广泛调研,选准肉兔、黑山羊产业为主攻方向,全力盘活退出企业的闲置厂房,拓宽“4050”人员的就业渠道。

自2018年起,上栗县组建肉兔产业发展专班,由县级干部担任产业链“链长”,多次组织花炮退出企业主赴四川、山东等地学习考察。与上海交大等知名院校共建乡村振兴基地,负责完善肉兔产业规划、提供养殖技术指导等,由行业协会免费提供养殖技术培训。

同时,上栗县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,对从事肉兔养殖、种兔繁育的企业进行扶持。连续2年举办肉兔美食文化节,于2020年起每年安排专项资金,用于肉兔产业体系建设。

“刚开始,挺担心技术跟不上,兔子卖不出。政府带我们实地考察,指导引种、提供培训、设置奖补、推行保险,最终打消了顾虑。”在花炮行业摸排滚打了多年的崔海涛,于2019年起成立上栗县鑫农兔业发展有限公司,用时2年便成为华东地区规模最大的现代化肉兔养殖基地,并以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方式,带动13家花炮退出转型企业,以及周边15户脱贫户、低收入户从事肉兔代养。

“每个车间最少饲养5000只肉兔,一只兔子利润在10元左右,每个车间一批兔子可产生5万元利润,12个车间总利润有60万以上。兔子75天出栏,全年最少养殖7批,公司利润就有400多万。”崔海涛乐呵呵地说,“第一年,我主抓建设引种,第二年主抓繁育和技术提升,现在要求送货的电话接不过来。目前,我主抓精细管理和养殖铺开,带动能力将更明显。”

三年的务实发展,上栗县涌现出鑫农兔业、康态循环农业等一大批龙头企业,带动200多家实体从事肉兔养殖,盘活了2800余栋的闲置厂房,带动4000余名脱贫户、低收入户代养增收。上栗肉兔产业,也成功入选“2020中国兔产业区域扶贫和企业扶贫先进模式”。

“2021年,全县肉兔存栏67.8万只,同比增长230%;出栏101.3万只,同比增长102%。”柳腾说,上栗正在全力引进上游肉兔饲料企业,完善肉兔宰杀的冷链和深加工,以此进一步促进肉兔产业的繁荣发展。

照料4头能繁殖的母猪,12头肉猪,每隔2至3小时,给家中代养的180只肉兔投料、添水,这便是吴小李一天的主要工作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