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文学之朝花夕拾

中文网络文学的源头,是1995,1996年海外留学生那一拨,当时活跃的有图鸦方舟子散宜生等所谓ACT八大家,主要据点是橄榄树、新语丝等。而开天辟地是1997年的时候,台湾出了痞子蔡。一贴传天下,满世界都是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。这才惊动了海峡这岸的文学青年开始网络码字的热潮。不成想,最先成名的却是福州球迷老榕,一篇“大连金州没有眼泪”经过南方周末的热捧成为中文BBS标志贴。其后就是仿痞子蔡写爱情故事的一拨,如过江之鲫,其中有影响的就是号称“三架马车”的宁财神、邢育森并在下,以及稍微晚一点点以安妮宝贝领衔的美女网络作家们。这是1998年前后的事。而1999年下半年,网络风云突变。中国互联网在这一年走向了商业化大道。在此过程中,还正式通过传统媒体并拜榕树下和网易所赐树起了“网络文学”这面大旗。

网络文学的出版也从1999年始,最早出的是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以及一些文集,有意思的是当时网络文学像个乡下来的小丫头,出门还得城里小姐带着,痞子蔡兄的大作前面请了研究员作序推荐,另外几个作品集子都是请老作家担纲主编。颇有点滑稽的效果。

不过,出版人很快发现。不管是集子还是长篇,不管是台湾引进还是本土原创,也不管是不是老作家主编,书皮上写上网络俩字的,就是好卖!《亲密接触》日后累计卖了100多万册,并且蔡氏作品本本畅销上榜,这是后线年的时候,从网络上诞生了一位本土的畅销天后,就是安妮宝贝。一本《告别薇安》经两个版本常销几年,创下足有40万册的业绩。其后《八月未央》、《彼岸花》、《蔷薇岛屿》、《二三事》,每年一本,每本20万册以上的销量,连最近上市的一本心情散文集《清醒纪》都起印30万册。就是王安忆、池莉大师也只能忘其项背了。

在此以后,网络文学基本保持每年创造一两位巨星的速度。2001年,今何在一部《悟空传》传遍互联网。2002年,沿着搞笑道路一路狂奔的林长治推出《沙僧日记》,而年龄稍大些网民追捧的则是号称写实主义怀疑一切的《成都,今夜请将我遗忘》,这两本书都经过两个版本,实现了30万册以上的销售业绩。2003年,80年代的孩子们成长了起来,在所谓新概念派80后作家集体成为票房毒药的不利局面下,孙睿凭《花样年华》,何员外以《毕业我们就失恋》迅速窜红,成为互联网造星机制的最新成果。而2004年,目前被寄予厚望的是林小堂《熊猫馆日记》及大妞的《一头大妞在北京》,该文在天涯网站连载时创造了一周上万人回帖的历史记录。

并且同样是在2004年,似乎上述各位年度偶像们约好了一般,集体发力,各自推出了新作,如痞子蔡《亦恕与柯雪》,安妮宝贝《清醒纪》,今何在《若星汉天空》,林长治《Q版语文》,慕容雪村《天堂向左,深圳往右》,孙睿《活不明白》,何员外《何乐不为》。这些书,可都是每本起印10万册以上的。看看全国畅销书文艺类榜,可真成网友大聚会了!

综合来说,网络文学作为一个时尚名词的时代已经过去,但是通过网络写作传播然后落地出版,已然成为文学新人出头的终南捷径。而网民的人数每年都飞快增长,网络文学的参与者也无限增长,丛中每年杀出一两位畅销作家,看来还是出版界的自然规律。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